下了电梯,尚陶陶全无了刚才飞奔的模样。/p

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哦呦哦呦的慢慢的推着轮椅走。/p

傅强见了,赶紧下车过来推尚陶陶的轮椅:“怎么了这是?”/p

尚陶陶戏精附体,还顺势装腔作势起来:“欧呦,胳膊还真的疼。”/p

“尚小姐?”傅强问。/p

尚陶陶这才稍稍舒展了疼到了皱吧的脸蛋,摆手说:“没啥,今天早晨,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下,幸好有个女的,把我接到了。/p

“可是吧,那女人手劲也真的大,反倒因此把我给伤了,还不如让我自由落体跌到地面上呢。”/p

果然。/p

如尚陶陶所料。/p

傅强上来,一没问尚陶陶怎么跌的,二没问尚陶陶是不是磕坏了,问的却是:“女的?手劲很大?是汪先生的保镖吗?”/p

“汪先生?”尚陶陶抓到了关键词。/p

傅强这才知道自己说多了话,复又转成了之前木讷的模样:“就是汪先生,只有他有女保镖。”/p

尚陶陶也不再假装身子骨疼了,用胳膊肘杵了下傅强,调侃着问:“你咋就知道是汪先生的?他不常来这里吧?”/p

傅强不说话。/p

他知道,就现在的尚陶陶,贼激灵,他多说一句,不定准又被她挖出什么来。/p

讲真,如果只是尚陶陶知道那些事儿,她挖出来也没啥,或者说,只要她想知道,他肯定知无不言。/p

但是,这暗中,还有个陆修呢。/p

陆修对尚陶陶的监控,无处不在。万一陆修因为监听尚陶陶而知道了什么秘密,那就得不偿失了。/p

尚陶陶见傅强不搭理她,跟木头似的把她扔上了车,她就还想继续调侃傅强:/p

“喂,傅强啊,今天董事局开会的事儿,我都是到了这里才知道的,你是怎么提前得知,汪老头会来啊?”/p

傅强不说话。/p

尚陶陶就抱着车座背靠上的枕头,好似是在自言自语:“我来猜一猜啊……这是不是你们约定好的?”/p

“啪”的一声。/p

傅强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p

那脸『色』,是瞬间变得相当的难看。/p

他指了指放在车前台的香水。/p

尚陶陶这才发现,那香水瓶旁边,竟然还有个小黑点。/p

就陆修那脾气,这玩意,肯定是监听器了啊!/p

神他妈的监听器!/p

尚陶陶心里十万个不满意,但脸上还是嬉皮笑脸,推了下傅强:“喂,知道你是陆老爷子的人,至于这样吗?!”/p

傅强心里不紧张,那是假的。/p

尚陶陶这两句,看似一句是猜测一句是隐瞒,但实际上,这两句话,都直戳真相!/p

傅强自知自己这些小把戏玩不过这些神人,只好强迫自己不在乎这些,只是耐着『性』子的说道:“我在开车。”/p

尚陶陶一下子,就跟丢了兴致似的:“哦,好吧,开车,安全重要。”/p

傅强透过倒车镜,看着坐在后边抱着抱枕、百无聊赖的尚陶陶,心情十分的复杂。/p

现如今,汪先生把他供了出来,却没有提前和他打招呼。/p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p

尚陶陶要重返了话事人之位了吗?/p

那陆老爷子那里……/p

傅强不敢多想。/p


状态提示:第585章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战神狂飙》《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