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看书>网络游戏>金色绿茵>第五二二章 办公室里的会晤

“卓杨,恭喜你。恭喜中国队。”一见面,穆里尼奥首先表示了祝贺。

卓杨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谢谢,何塞。”

把卓杨让进沙发坐下,穆里尼奥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壶,再把提前准备好的杯子摆正,冲进咖啡后,用手指推到了卓杨面前。

卓杨点了点头:“谢谢。”但并没有马上去喝,而是向后坐实,靠在了沙发背上。

从穆里尼奥选择在巴尔德贝巴斯体育城他的办公室作为和卓杨的会谈地点,就能看出他的性格和对待此事的态度。

体育城是几乎天天来的地方,办公室随时可以喊进去坐一坐,换作其他主教练,哪用在这么郑重其事,还专门打越洋电话提前预约,感觉事事儿的。

渣叔在马迪堡的办公室就是他的宿舍,卓杨他们推门就进,根本不带敲的。

安胖的办公室不住人,但卓杨进出也同样跟串门似的,就是经常雪茄烟雾缭绕熏得他挣不开眼睛。

瓜迪奥拉的办公室规矩些,卓杨却也没少去,一是他实在自来熟,二也因为他有这个特权。

只有穆里尼奥的办公室,卓杨来皇马一年多还是头一回进来,而且据他所知,皇马球员进过这里的人很少,除非穆里尼奥邀请,没人主动跑过来套瓷。

办公室很开阔,只工作区域就超过了80平米。办公电子化后,书架资料柜这些东西基本不再用,取而代之是几面大屏幕的液晶显示壁挂。

办公桌很宽大,看体量更像餐桌,单侧可以轻松并排四张椅子。上面有两部笔记本电脑,一部亮着一部合着盖子,其他眼镜、秒表、哨子,还有一些文本钢笔之类的,桌面显得很凌乱。

“很熟悉吧?应该叫……洛克菲勒中心的工人,没错,是这个名字。”看见卓杨在盯着墙上的照片,穆里尼奥解释说。

照片是办公室墙上唯一的装饰品,就是那幅非常著名的一排工人坐在高空的横梁上吃午餐看报抽烟休息的照片,摄影师查尔斯·c·埃贝茨(ss)拍摄于1932年。也有人说这张照片是修过的,实际情况并没有画面表现得这么危险和夸张。

“胆子很大,反正我不敢在这么高的地方吃汉堡,吃什么都不敢。”说完,卓杨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照片。再怎么生活艺术化,这张照片最起码有非常严重的摆拍嫌疑。

“呵呵,生活不易,很多人都不得不艰难求生。”穆里尼奥笑了笑:“卓杨你应该很难理解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他们距离你很远。”

卓杨耸耸肩,不想和穆里尼奥解释什么。

有太多人只看到卓杨的足球和钢琴,看到他最光鲜的现在,便自动脑补卓杨生下来就是如此。然后就会语重心长卖弄一番人生感悟,卓杨要是次次都解释,还不够他累的。

还好,穆里尼奥没这么事儿逼,他没有倚老卖老过来人的臭德行。

卓杨的老爸卓彤彤曾说过:其实没有谁有资格给别人讲人生道理,因为都只活了一辈子,何谈经验?做西红柿炒鸡蛋都要十几回之后才敢勉强说经验二字,区区一段人生怎么能随便指点他人?

“每次国际比赛日都要飞十几个小时来回,很辛苦吧?”

“还好,这么些年习惯了。”你要寒暄,我就陪着你暄。

“中国实在太远了,而且中国也太大。”穆里尼奥说:“具体面积有多少我不清楚,但我感觉应该有西班牙和葡萄牙加一起这么大,或者还要更大些。”

卓杨对此也习以为常了:“还要大些,大约和两个欧洲差不多大。嗯……不包括俄罗斯。”特意申明了一下,实际上欧洲人心目中的欧洲,并不包含俄罗斯。

穆里尼奥小小惊愕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地笑笑。

穆帅还是去过中国的人,他尚且对于中国的‘大’没什么切实概念,可想而知那些没去过中国的普通欧洲老百姓了。这些年卓杨遇见过太多西方夜郎,穆里尼奥算是靠谱的。

其实也并非全是无知造成的,世世代代生活在小国家的人,很难具体感受幅员辽阔的大。中国人反过来也一样,潜意识里也并未发觉欧洲国家有多小。

作为西班牙最知名的两座城市,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刚来这里的中国人下意识会认为:哇,一定好远。

因为北京到上海和广州就很远。

实际上,从马德里开车去巴塞罗那,也就是一上午的事儿,比大多数中国省内游方便得多。

对于绝大多数欧洲人来说,中国的‘大’只是一个名词,而不是一种概念。

而卓杨每次给别人说完‘中国差不多有两个欧洲大’之后,就会不由自主联想:如果中国也能有两倍数量于全欧洲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真的可以做到像乒乓球那样,随心所欲吊打全世界。

但实际情况是,除了那些袖珍小国,中国在职业俱乐部的数量上,比不了欧洲任何一个国家。这或许就是中国足球无法全面雄起的真正原因。

“弗兰克在中国干得很不错,我想,他现在一定很开心。”穆里尼奥说得是中国队主教练,他的老对手弗兰克·里杰卡尔德。

“是的,他很出色,在中国非常受民众尊敬,我们中国人都称呼他杰帅,杰出的元帅。”

穆里尼奥和巴萨的恩怨,其实就是源自里杰卡尔德时代。05-06赛季,穆帅的切尔西被杰帅的巴萨在欧冠16强淘汰,来年06-07赛季两队又在小组赛中死磕。

想到那两个自己雄心勃勃


状态提示:第五二二章 办公室里的会晤--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